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人的博客

自山起,至水兴,笑看风云

 
 
 

日志

 
 

地震救灾卫生防疫日记  

2008-05-27 15:10:02|  分类: 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7日  周六  晴

中午12点接到局里通知,组建我局卫生防疫队伍前往地震灾区执行任务。情势紧急,在不到2小时的时间里,7名队员将药品器械等物品备齐,并在局本部完成紧急集结。由于通知下达后供大家准备的时间很紧,队员们有些兴奋但略显慌乱。在代表局党组为我们送行的陈局长的一再叮嘱中,大家逐渐从慌乱中恢复,逐步理清自己的思维、明确了自己的任务。在领导和同事们的叮嘱和祝福中,我们带着重庆局对灾区人民的深情厚意,出发了。坐在向成都飞奔的车上,我们的思绪开始从12日下午开始往后翻页。四川的兄弟们,我们来了!

到达成都已是7、8点钟,我们将所有物品进行了清点并予以了登记。此时,总局长江局长也已经到达成都,而其他几只队伍正从各地赶来,想到即将到来的实战,心情又一阵兴奋。在宾馆住下后,我们一起开了个短会,再次强调了纪律和安全同时初步对工作进行了分工,随后兄弟们在时不时的、或强烈或轻微的余震中入睡。

 

5月18日   周日  晴

6:30点起床,整理完毕后,集体到指定地点集合,并领取了干粮作早餐。此时,我们这一批9支队伍全数到齐,大家着装整齐,各自清点并整理着自己的装备、器械、药品,就是一个个即将奔上战场的战士。

7:30,大家列队,参加总局派工作队支援灾区的仪式。长江局长激动人心的话语以及与每个队员一一握手,强烈地激励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准备好了!”,大家在高高飘扬的旗帜指引下奔向灾区。

9:30,队伍到达绵阳市,随即向绵阳抗震救灾指挥部报道并领取任务。我们组被分派了对绵阳九洲体育馆进行环境消毒、除虫的任务。随着我们的车逐渐接近九洲体育馆,马路两边的帐篷和人多了起来。九洲体育馆被作为灾民临时安置点,主要接纳北川县的灾民。由于人数太多,体育馆内已经容纳不下,于是在馆外的绿地和空地上搭建了帐篷,供灾民使用。绵阳的各政府部门都在现场设立的办事点,各自管理十几个帐篷的灾民,发放食品、饮水、日用品等救灾物品以及灾民服务工作。现场包括警察、工作人员、志愿者人员众多,救灾的物资也多,都比较有序地开展着各自的工作。我们达到工作点后,立即进行分工,一部分人准备调试器械,另一部分人进行配制药品。由于取水点较远,一名志愿者主动帮助我们用三轮自行车来回取水,所需药品才得以顺利配制。我们在对体育馆内以及馆外的帐篷进行消毒时,许多老百姓都对我们来救灾表示感谢。在帐篷区域消毒和除虫的同时,我们向25户灾民发放了急救药盒以及除虫喷雾剂。消毒和除虫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结束,我们则在车上就着干粮喝着水吃着午饭,向下一个目的地—安县开去。一路上,道路两旁,滑坡的山体、倒塌的房屋、毁坏的家园越来越多地充满着我们的视野,更越来越冲击我们的心灵。达到安县抗震救灾指挥部时已是5点多钟,当天任务已经派完,随后我们与安县CDC联络人约定第二天早上8点到指挥部分派任务。由于当地没有足够的帐篷,我们无奈只有返回绵阳过夜。

我们在绵阳局附近找了一家旅馆,由于地震的波及,旅馆房间的墙壁、门框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缝。考虑到既要休息好又要保证安全,我们决定每个房间的队员轮流睡觉。

 

5月19日  周一  晴

6:00起床,8:00到达安县CDC,8:30得到前往永河镇进行消毒杀虫的任务,9:30到达永河镇。镇政府所在地的毁坏程度较轻,但据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介绍,大多数村民的住房有不同程度的毁损。在交流完有关情况后,我们首先对该镇招募的30名志愿者进行了有关灾后防病知识以及消毒杀虫操作知识进行讲解和演示,随后我们兵分三路,前往该镇观庄村开始了逐门逐户的消毒和杀虫。烈日下,我们挥汗如雨,仔细将所有处理对象进行充分处理;废墟旁,我们感同身受,宽慰和鼓励村民们重建家园。由于村民住房分散得比较远,道路也崎岖坎坷,有的队员鞋走坏了,有的队员脚起泡了,但大家一声不吭,依然认真进行卫生处理处理操作。时间已过12:30,我们来到一户农家,一家人在坍塌房屋旁边的菜地上搭建的帐篷里吃饭,一位老大娘迎了出来,连声对我们说感谢,热情地问我们吃过饭没有,并立即找来木柴要为我们生火做饭。我们连忙感谢,并对她讲,我们是来帮助大家的,决不能给灾区人民添负担!这样的情景,是我们走村入户经常发生的;这样的场景,不断地感动着我们。正是有了这样感动,促使我们忘记炎热和疲劳,规范认真地执行我们的任务,为救灾尽一份力。

处理完所有的农户后,已经下午1点半,我们返回镇政府。匆匆吃完午饭,我们又分成两组,一组与CDC的同志携带药剂到5个村进行分发并进行技术指导,另一组与志愿者一起对镇上街道和环境进行消毒除虫。

下午3点多,局里载着给养的车抵达了永河镇。我们见到押运人员就象见到亲人一样,感动和感激油然而生。6点我们返回绵阳路上遇到重庆电视台记者,他们希望作一个卫生防疫的报道,于是我们相约明天前往安县。局里送来的给养有帐篷,于是晚上我们就在绵阳抗震救灾指挥部前的草坪上搭帐篷过夜。

 

5月20日  周二  晴

6:30,我们同重庆电视台的记者会合后,径直前往永河镇。在镇政府同有关人员进行协调之后,我们按照计划,前往永河镇的另外一个村开展工作。此村房屋倒塌的情况,更加严重,几乎家家的房子都无法居住,都在外搭建了帐篷。地里的小麦成熟了,水田里的水稻须分秧了,村民们没有过多的沉浸在失去家人、损失财产的痛苦之中,纷纷投入到“双抢”中。我们在对一家完全倒塌的村民家进行消毒和除虫处理时,试图安慰他们,然而却被一句句感谢的话再次感动。

12:30,我们结束完在当地的消毒除虫工作后,按照总局抗震救灾绵阳指挥部的要求,返回了绵阳基地。当晚,指挥部进一步下达了指令,我们这组将于明天赴北川消毒除虫。北川,接此任务后最想前往的地方,最想出力和尽责的地方,这一夜我们辗转难眠。

 

5月21日  周三  雨转晴

6:00,我们被一阵冰冷叫醒。原来下雨了,帐篷没能抵御住一整夜的大雨,渗进了些许水。想到将要前往北川执行任务,我们顾不得浸湿的衣物被褥,赶紧起床,收拾行装。然而,由于下雨的缘故,是否能够前往北川,我们只有原地待命。9:00左右,雨已停,太阳又猛烈地烤着大地。至13:00,我们终于接到指令,前往北川。

车驶入北川境内时,我们被道路两边的景象一次次刺痛。瓦砾、巨石、断桥、裂路,一次次摧残着我们的神经。当我们到达北川中学时,这种刺痛已经达到不可言语的程度。我们沉默了,在内心一片寂静中,默默地搭建帐篷。

北川中学中,几辆挖掘机陆续开进废墟之中,准备拆除在地震中未完全坍塌的房子。但愿人们痛苦的记忆也随着房子的拆除而消失。

晚上,我们得知明天将进入北川县城进行消毒除虫,心情十分复杂,既兴奋激动,又紧张不安,还有些许难过。在这样的心情中,我们在北川中学操场的帐篷中入睡。

 

5月22日   周四  晴

6:00,我们陆续起床,整理好个人内务,穿戴好连体防护服、口罩、防护眼镜、手套、靴子。8:30,我们同另一组集中,前往北川县城。一路上的道路,尽管已由解放军打通,然而路旁的巨石、变形的道路、被砸毁的车辆,让我们体会到地震的破坏性和大自然的无情。远远的,看到北川县城,仿佛笼罩在层层雾霭之中。随着我们的车从几处巨大的石块中辗转开出,进入北川县城区,当我们下车来,四处环视,我们再次沉默了。整个城区已经没有一栋完好的房屋,满目都是成片成片的废墟,原本五层而已变成三层的坍塌的房屋,四处散落的物品,我们感到一阵孤寂和痛苦,北川已经成为“死亡之城”。

我们又一次在默默无语中,开始准备药剂,由两人负责喷洒,一人负责观察。于是我们开始机械地行走,喷洒手中的药剂。我们小心翼翼地踩上废墟和坍塌的房屋上,尽管有坠物的危险,尽管有口罩难以过滤的气味,但我们怀着为亲人送行的虔诚之心,向需要喷洒药剂的地方一一进行消毒和除虫。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我们就在这种氛围中,连续进行着处理,直至接到指挥部的命令撤离。

从北川县城返回驻地后,我们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既对大自然更添敬畏,又对人性之伟大深感震撼。希望自己能完成好任务,尽一份力量!

 

5月23日  周五  多云

8:00,我们整装集合,对驻地周围的环境进行消毒和除虫。经历了北川县城的任务后,我们已充分适应了这样的气氛,也深入地理解了我们所承担的职责。就是因为职责感的存在,我们队员才会长时间背装满药剂的喷雾器,背被磨出泡,仍然在坚持;我们队员才会膝关节半月板手术术后4周,腿脚不能长期负重,仍然在坚持;我们队员才会被晒伤、手臂长满湿疹、声音嘶哑,仍然在坚持;我们队员才会每天起早贪黑,被疲劳牢牢包围,仍然在坚持。我们不仅被周围的救灾人员、灾民感动着、激励着,也相互感动着、激励着。这样的精神,激励着我们不断地前进,不断地为执行任务倍加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